综合

培训机构开课培养女孩嫁个有钱人引关注

2019-10-07 21:46: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培训机构开课培养女孩“嫁个有钱人”引关注

(声明:刊用《中国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嫁富一梦   在数十小时的训练、数万元的学费付出后,就可以炼成令一个有钱人心仪的“大家闺秀”?——这是一个商人的精明眼光,折射的却是弥漫于当今社会的真实的物化心态   本刊/刘炎迅文/董朝   “在早餐的餐桌上,应该对长辈怎样问安?”   “代表风水的‘转运石’,在家中应该摆放在什么位置才是合乎规矩的?”   “你可以鉴别出红酒的品质高下吗?”   这些问题,并非一般的生活百科,乃是“德育女学馆”课程的部分内容。这家以培养女孩如何“嫁个有钱人”的学校最近被中外媒体炒得沸沸扬扬,以上细节就是在教一个想进富豪之家的女孩,日常生活中应该必备的技能。   水晶鞋   “水晶鞋”的典故出自《灰姑娘》,出生贫寒的灰姑娘最终嫁给了一个绝对的有钱人——城堡里的王子。   据说,类似的童话在世界各地有不下于1500种不同的版本。百度百科中说,在中国56个民族及一些已消亡融合的民族里也有不少类似的传说,可见千百年来人们对“灰姑娘”的现象都存在难以割舍的情结。   胡润研究院和群邑智库4月12日联合发布年度报告称,中国千万富豪达96万人,相比去年增长9.7%。对于一心想嫁个有钱人的姑娘们来说,这真是个好消息,她们看到的可不是一个个枯燥的数字,而是一张张富裕的脸。   邵童是德育女学馆的创始人,接受《中国周刊》采访前,她刚刚结束了一场两个半小时的培训,30多个来自中国国际技术智力合作公司(简称中智公司)外企服务分公司的姑娘,前来聆听讲座。   这家中央管理的国有重点骨干企业,在境内外设立87家分支机构,在76个国家和地区开展经济技术人才合作。该公司市场部负责人姚亚楠告诉《中国周刊》,他们拥有海量的年轻员工和客户,基本属于白领以上人群,几天前当他看到“嫁个有钱人”的课程信息后,立即与邵童联系上,请学馆的老师来讲课,“谁不想嫁得好点儿呢”?   邵童很年轻,原来是世纪佳缘VIP客户部的主管,那是一家规模庞大的婚恋交友平台。在那里,邵童看到了太多渴望嫁入豪门或者钓个金龟婿的女子,她们大多像个嗷嗷待哺的鸟儿,急切、充满热情却不得要领。   一些朋友来问邵童,你能不能做介绍的服务?她说,单纯介绍是不行的,因为很多人有了机会后不珍惜,也不会抓住机会,对有钱男人也不了解,不理解。   后来邵童一想,不如让我来教教孩子们,于是,“我就做个女学馆吧”。   从去年3月份开始准备,5月份开始,然后到9月份,都没有人来报名,这让邵童很苦恼。其实一开始就是这些课程,那时还很保守,对外的宣传语是:“教你如何和成功男士交往。”   “我四处询问,你们为啥不来呢?”一些年轻姑娘就笑她,大家都觉得自己很好啊,干吗要去学习啊。“哎呀,我就想,那是我的问题,我没有让大家认识到,大家是有差距的。”   后来一个会员就说,邵老师,你呀,就应该直接一点儿。你要让我们这些八零后的人有一个刺激,你就说:“你愿不愿意嫁给有钱人呀。”   “我说,是,但是多俗啊,我们又不是非要都嫁给有钱的呀。她说,那你不告诉她们差距

,谁来啊?”   后来又有人来说,邵老师,你上团购吧,就说“嫁给有钱人的课程”。让她们知道她们的差距,因为毕竟有很多虚荣的女孩子,好多女孩都是以钱为衡量标准的,“你这是给她们一双水晶鞋。”   新口号一喊,陆续就有人来了,“来寻找各自的水晶鞋。”   自从邵童的德育女学馆火了以后,各方的议论与批评不断。批评者指出,这样的课程教人如何傍大款,太拜金而“露骨”,而且涉嫌贬低女性。但邵童不以为意:“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其实这些课程就是早先一直在推的课程,还是原来的东西。我不在乎他们说什么,我知道我的方向选择得很准”。   想嫁有钱人?“先改变自己”   去年9月,德育女学馆第一次开课。   第一次来了大概25个人。“我就开始讲,说你嫁给成功人士,你的差距在那儿。”邵童摸了一下左手腕上的缠绕的108颗念珠说。   她是个佛教徒,她的上师也告诉她,用善巧的方法,没关系,只要你讲的课还是一样的就好。不管是“成功人士”,还是“有钱人”,都只是个概念,你若能通过讲课让别人有所得,即是一种善。“现在的争执可能是概念化的争执,对实质不了解。” [1][2][3]下一页最初来的那些女子,满心全是期望。“她们来的时候好多人都太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来学习的女孩,身份各不同。“粉领儿多一些”,那些半上不下的人,一个月收入可能四五千块钱的人,还有就是小业主,自己做生意的女孩儿,一个月有两三万元的这种。还有的女孩是大公司的中层管理,自己赚的钱也不错,但是就没有人来跟她结婚,这种人怀疑自己的交往能力是一个问题,她不明白,为什么男人不娶她。   有的女孩,大学生,来了以后就说:“我就想找年收入怎么说也得一百万的人吧。”邵童就问:“你赚多少钱啊?”对方憋了一会,继续说:“我当然要找这样的。”   还有的说要找1千万的,上亿的。“我就觉得,我要告诉你,人家要找什么样的

,你缺很多,你不要以为自己长得好看就成。”   学馆市场部负责人丁振华对一个姑娘印象深刻。她是个三流演员,来到学馆,她说现在月收入二三十万,想嫁给一个月收入七八十万、百八十万的,就可以了。丁振华对《中国周刊》回忆说,有一天他跟她上地库取车去,看到车轮胎瘪了一个,“我说我帮你弄吧,一开这车的后备箱——你知道倒垃圾车什么概念吧,‘哗啦’乱七八糟什么都掉出来了。最有意思的是最后我一直翻,翻出备用轮胎,那下面压了2本书,已经烂了,其中一本书,上面发霉,长了两朵蘑菇。”   “你就说这人她能跟谁?人长得漂亮,金絮其外败絮其内。”丁振华说,这样的女孩,想找个门当户对的有钱男人,就得改变自己。   在讲完第一节课后,邵童告诉学员们“如果你们想弥补距离的话,就继续来学吧”。   从去年9月份开始,一直到今年3月份,邵童才把这个课程大体上捋出一个框架。   培训课程并不很长,大约三四十个小时,可以因每人的具体需求而灵活设置,可以设小班授课,也可以单独面授。除了教礼仪(特别是与长辈相处的礼仪),还有如何“读人识人”,如何做家居的“收纳”,如何掌握高级化妆术,乃至如何打高尔夫球,凡此种种。坊间传说还要学习马术,邵童说这点不确实,那只是一个未来的设想。   “我们教得很细,比如会教你在咖啡厅坐什么位置最能把你的脸型凸显得最漂亮。选择灯光的来向,寻找合适的角度,等等。”   “我们还有性方面的教育:如何保护自己。比如,如果过多跟男性滥交,最后弄成盆腔炎啊,堕胎啊,对你有什么样的伤害,这课什么都得教。”   有一个女孩,自己做生意,特有钱,她过来说,“我最想嫁的人离开了我,最不想嫁的人却还在跟我后面。”   为什么啊?邵童说,她刚来的时候,露着肚脐眼,露着后边,露着胸,露着小腰儿,打着从外边进来,我们先听见她声儿。“你说这样的,谁敢要?”   我们老师就建议她,外形先要改变,你穿得那么性感,那么你想找的人永远是在图你的性感。   来这里学习的人并非都是灰姑娘。“有些来的女孩,家里本身就有钱。”邵童说,她们来的时候大多这样说:“到你这里来学习,是为了嫁个有钱的,因为本身我们这个层次就有钱,我必须跟有钱男人交往。”说这番话的,有时是孩子自己,有时是她们的父母。   如今的有钱人,有人富得太快,需要有人帮助他们适应这样的富裕生活的方式,学习这个圈子繁复的规则。而另一方面,那些富裕的第一代,将大把的时间放在造富中,也忽略了子女的教育,这既包括基本的生活技能,也包括财富圈必要的规则训练。所以这些含玉而生的子弟,急切需要一种培训。   “有一个孩子,拿的包都两三万的,开的车也是好车,普通人想要的,她很年轻就有了。但是后来上着上着课,我给她们讲一些根本性的东西的时候,她们会觉得,这些都不重要。”邵童说。   前几天,两个女孩,二十五六岁,从澳门飞过来,带着保镖过来学,“5万块钱给你一扔,说,我全学。”丁振华说,那架势,真是个有钱的主儿。   到今天,德育女学馆的注册学员已经达到两千多名,或许对于今天全北京数以百万计的婚龄女子来说,这个数字微不足道,但是对于这家学校却已是巨大成功——一套课程学下来,学费大概要两三万元,我们可以计算它的总入账,在八位数到九位数之间。   对于邵童,她可能,只是出于商人的本能来做着这一切,而且取得了漂亮的成功,但这种商业成功的背后,却折射出社会中弥漫的令人不安的物化心灵。   炼成一个“大家闺秀”   在那些来寻找“水晶鞋”的女人们看来,邵童对有钱人生活圈太熟悉了,“我原来是世纪佳缘的嘛,负责VIP客户,他们大多是有钱人,接触过很多,他们也会跟我诉说他们的烦恼。这就是我的积累。”   “其实我也做了一个调研,得出的结论是,有钱人的生活圈子具有一定的封闭性,邵童说,“他们往往不愿意找周围知道他背景的人,同时,他们又不太容易接触不同阶层的异性,这就成了一个两难,所以,有时有钱人找对象也比较难。”   “其实他们有钱人也是有分类的”,有些是一夜暴富的有钱人,有些是富二代,从父母那里直接继承了财富,他们每个人对自己的婚姻的需求自然不一样。“八零后富二代还是挺多的。选择富二代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因为他们很多是在花父母的钱,一旦有一天他自己独立时,连挣钱的能力都没有,你跟他在一起,就很危险。” 前一页[1][2][3]下一页曾有一个漂亮女子在上发帖说,想找个年薪50万美元的人。然后一个华尔街金融家回帖:“你的美貌会消逝,而我的收入却很可能会逐年递增。因此,你是贬值资产

,而我是增值资产。??用华尔街术语说,跟你交往属于一种‘交易仓’一旦估值下跌就要立即抛售,而不宜长期持有。”   很多有钱人,想找的伴侣,希望能跟他有精神上的交流,不是你看时尚杂志,知道最新潮的奢侈品牌,就能跟他交流的。“你要看书,多看书。”邵童强调。   那么,该看什么书?邵童说,国学方面的,介绍传统文化的。   有的男人,他赚了很多钱,他想娶一个漂亮一点的,而且听他话的女孩。但是什么叫听话?你首先要明事理,对吧?第二就是,“我们不能一味地顺从,我们要有自己的主见。”   “创业型的男人吧,他们经历了这么多,赚到了钱,不会娶一个只会花钱的女人。”   所以,德育女学馆的培养目标,是紧紧瞄着有钱人的口味的,那个一个想象与传说加上中国传统文化对所谓“大家闺秀”的形象描摹。说得直白些,就是赤裸裸从男性眼光出发,讨富翁欢喜的理想佳丽。   这里,长得好看就是首要条件。   一般来说,初来乍到的女子,先需要接受一项15页的测试,然后分析其生理特征和心理状态还有性格特点等等,要扬长避短,让其变得完美。   “门当户对是正常的,我们只不过提了一个标准,一个VIP的标准。你是块玉,是个打造的良材,我给你打造。你要是块破石头,你非想从一个萝卜变成人参,那不可能。”   有些女子,长相平庸,邵童觉得,“太不自知之明了”,“连一个外表你都不讨人喜欢,还想得天花乱坠,现实吗?”对这样的女子,邵童都会直截了当地说,你不行。   2005年,一位硕士美女公开征婚,条件只有一个——对方必须是千万富翁。她特别强调说:“我是处女。”   此举一出,舆论哗然。《婚姻和生活》杂志曾说,“富翁和处女,两个原本不搭界的词,开始双宿双飞。”媒体人李海鹏曾在一篇广为流传的富豪征婚的报道中说:“十几年来,中国女性初次性行为的平均年龄大大降低,城市中的性开放程度越来越接近西方。适龄处女的数量减少了,婚姻市场上的‘行情’就看涨。??他们(富豪)就是想要极品(处女)。”   “上流”的梦   也有人在这所学校听完第一节课,就打消了念头。一个女孩临走时怅惘若失:“老师,原来嫁给有钱人这么难,我还是踏踏实实工作吧。”   但是更多的学员们对自己的这份理想坚定不移,德育女学馆的大多数女学员们,还都是奔着“进入上流”的梦想而来。   前不久一家媒体说,寒门难出贵子,引得很多人唏嘘。资深媒体人李鸿谷曾说,常规的往上流动,比如,读书获得更高文凭,或者成为更高水平运动员。而非常规的流动比如中大奖,或者利用身体获益。   而不断在上出现的案例却告诉人们,读书或者获得世界冠军,都不再那么保险的成为上升的途径,比如女博士也会失业,也难以找到伴侣。得了世界冠军的选手也会到地下通道卖艺乞讨,甚至英年早逝等等。   《中国周刊》早在2007年就以《向下的青春》报道类似的无奈现实,这一点,在很多女生身上,尤其明显。而后来,蚁族、蜗居这些层出不穷的概念不过是重复着相似的悲情故事。   而对于女孩子来说,她们向上升也许比男孩子多一条路:如果利用得当,婚姻或是一个捷径。在市面上一本名为《如何嫁个千万富翁》的书里,就赫然写着“把嫁给千万富翁作为一项有前途的事业来经营,把嫁入豪门当作步入圣殿的终点”,在另一本名为《聪明女孩要嫁有钱人》这本书里则称:“你如果是聪明女孩,是时候从美梦中清醒了。婚姻中两个人的结合从来都是融入经济和现实的考虑的。”   这就是愿意来学馆学习“如何嫁个有钱人”的女子们都怀着灰姑娘的春梦的原因。而邵童则认为,这样的女人都是真实的。   《中国周刊》在采访时,听到有个女人的故事常被学员们提起,她曾说:“我是一个进取上进的人。无论做什么,我都尽心尽力。人生充满了跌宕起伏,不管是顺镜还是逆境,我都会找到美好的东西,使生活尽可能地完美。”   18岁时,这个女人离开中国,14年以后回来,她已经改头换面,人们都叫她文迪·邓·默多克。她嫁给了一个很有钱的人——拥有总资产超过400亿美元的集团的默多克。邓文迪的故事,被很多女人奉为“嫁个有钱人的成功范例”。   而无论是戴安娜还是凯特·米德尔顿,她们从灰姑娘成为英国王妃的传奇故事,同样也让很多女人感慨不已,视为精神榜样。她们不愿听那些所谓“一入豪门深似海”的老话,只想着一旦入豪门的挥金如土,醉生梦死。   嫁个有钱人的一个耳熟能详的例子,是马诺的故事。在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节目中,马诺说,“宁愿坐在宝马里哭,也不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笑”。在上,志同道合的人聚集在“嫁个有钱人”的贴吧里,彼此交流,有人总结了一个顺口溜,来回答怎么才能“一朝嫁作商人妇”?比如:至少会2~3门外语备用,以英、法、日为佳;会品尝、鉴别红酒、香槟,貌似酒逢知己千杯少;要熟知对方家底却故作单纯,强调“看上的是你这个人”;有一定的“潜水员”功底,不逼婚;有“奉子成婚”的勇气。   “人人都有一个上流的梦”。一位来此学馆的女子如此说道,“这奇怪吗?”

前一页[1][2][3]

公众号小程序开通
开店小程序
怎么开微商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