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终末之龙 第一百八十三章 人或非人

2019-10-12 23:39: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一百八十三章 人或非人

斯科特有麻烦,而他得弄清楚那是什么麻烦。

这让伊斯在面对凯勒布瑞恩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

“……你不想变回龙了吗?”半精灵问。难得他有耐心在这里跟一条龙解释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他可不喜欢在这种时候被无视。

伊斯瞪他一眼,坐直了一点。

他当然想!如果只能保持现在这个样子,就算知道斯科特有什么麻烦,他也可能帮不上忙。

“龙的确天生就具有魔法之力――来自自然的魔法,但变身不是什么简单的法术,也不像你的喷吐那样是生来就能够使用的。”

“这个我比你清楚!”伊斯不耐烦地说,“说点我不知道的!”

半精灵一声不响地抬手就用手杖敲他的头。

“……你干什么?!”伊斯吼道,控制不住地想要扑上去咬对方一口――但以他现在的样子,那根本无法造成多大的伤害,而且会十分难看。

“你有求于我,就最好表现出一些尊敬。”半精灵冷冷地看着他,他才不在乎自己面对的是一条龙还是个七岁的小男孩。

伊斯怒气冲冲地瞪了他好一会儿才压下还击的冲动。

“我相信斯科特教过你这种情况下该说什么。”半精灵说,从容而优雅地恢复他端正的坐姿。

“请说点我不知道的!”伊斯气鼓鼓地开口。

半精灵只是微微抬起半边眉毛。

“……请告诉我那些我不知道的。”伊斯勉勉强强地让出口的话听起来像是请求,意识到跟这个比他看起来还像条冰龙的半精灵硬碰硬没有什么好处――而且他现在很可能打不过他。

他只能庆幸现在帐篷里就只有他跟凯勒布瑞恩,没人看到他被半精灵打了头,他的自尊不会因此而受到更大的伤害。

“既然你比我更清楚,”半精灵终于继续了下去,“你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能如此轻易地变身吗?”

伊斯目光游移。

他的确没想过,那对他来说原本就如同呼吸一样简单,几乎像是种本能。

“你从蛋壳里出来时就是人类婴儿的样子……离开雌龙的蛋原本根本不可能被孵化,你也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个。因为那需要的不是温度或时间,而是巨龙天生的魔法之力。你的诞生,最后依靠的却是斯科特的力量,生命之力一如魔法……所以他才差点死掉。”

“……差点死掉?”伊斯不安地问。他想起了很小很小的时候那个缠绕着他的噩梦

。梦见斯科特脸色发青,像是濒临死亡。

“毫无疑问,你是条龙,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也是个人类――至少是一部分。”凯勒布瑞恩淡淡地说。

伊斯沉默着。如果半个月前听到这个,就算只有七岁小孩的牙齿和手指甲可用,他也会咆哮着扑过去把半精灵撕个粉碎。但现在,那听起来并不难接受。

“我想那使你变成人类时尤为容易。你有没有试过变成其他的样子?”半精灵问道。

伊斯茫然地摇头。

“一条龙应该能轻易变成任何形体,如果它已经能变成人类的话。但你不一样,你并没有足够的能力。你甚至并不确切地知道该如何变身,你只是按照自己的本能在你两种不同的形态之间变化。”

“……那也不能解释我为什么会变不回去!”伊斯没办法反驳半精灵的话。他第一次想要从冰龙变回人类的时候真的就只是“想”了一下,而结果让他大吃一惊,如果不是当时已经落到地面而是正在飞行,他很有可能以一副人类的样子从半空掉下来摔死。…

那之后他稍稍掌握了一些窍门。能够避免类似的危险,但他的确从未细想过。这些年他不过得过且过,根本懒得思考太多。

“按你的方法,正常情况下你只能变成与你年龄相当的人类――一个二十岁的人类男性,但现在……”半精灵打量着面前的七岁小男孩,“我想这大概是你真正意义上,或者接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变身。因为这说到底也还是你……但显然你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所以你没办法变回去。”

伊斯皱着眉头努力回想,然后懊恼地摇头。那就是一瞬间的事,他现在完全不记得当时到底在想些什么,又做了什么。

“能帮你的只有你自己。”半精灵平静地说,“既然你已经继承了所有祖先的智慧与记忆。你该认真学学一条正常的龙是如何变身的了。”

“……你想说我不正常吗?”伊斯恼怒地问,他知道自己不正常,但听人当面说出来也还是高兴不起来。

半精灵压根儿没理会,他只是从容地把自己的话说完:“或许你也该问问自己――你是真的还想变回一条冰龙吗?”

“他凭什么这么说!我是真的想变回去!”

伊斯一边往嘴里塞吃的一边怒气冲冲地对着埃德发牢骚。

他现在躲在埃德和斯科特他们的帐篷里,因为娜里亚给他做了一大堆吃的之后就笑眯眯地坐在那里看着他。那笑容里有太多他无法承受的东西,让他如坐针毡,食不下咽,只能胡乱抓了些东西逃了出来。

还好娜里亚没有追上来――或者想要追上来而被泰丝阻止了,他听见那个红发女孩在说:“甜心,我想你有点吓到他了……”

他才没有被吓到!!他只是……

不太习惯。

他甚至都不怎么习惯吃烤熟的小羊腿了,那是从前他最爱吃的东西,但即使埃德两眼发光地猛盯着他,他也没把剩下的分给他垂涎欲滴的朋友――他很饿,非常非常地饿,现在就算是玛蒂尔达做的东西他也能全塞下去。

“……斯科特在哪儿?”他问。

自从斯科特把他送回娜里亚那里他就再没见过他。

“记得我们从图姆那儿摸来的那几张纸吗?你说上面有莉迪亚的笔迹的那些,之前斯科科和凯勒布瑞恩一直在研究那个,现在他们得去告诉这里的族长和萨满。”

“他们不需要问你吗?你看到的比他们都要多。”伊斯隐隐为埃德有些不平――他的确又傻有没什么用,但他也确实溜进了死灵法师的洞穴还帮忙救了人,并没有多少人拥有这样的勇气……和运气的。

他也一样值得尊敬。但在那些厉害的长辈们面前。他大概依然被当成不懂事的小孩子。

“我已经全都告诉了斯科特。而且我想你很可能会逃过来。”埃德笑嘻嘻地说,“娜里亚是不是温柔得有点可怕?”

“……她以前不这样。”伊斯勉强承认。

“她以前也没有差点失去你。”埃德轻声说,“我很想告诉你跑来找你全是我的主意,但事实上。起初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想我只能接受这个了,我的朋友是一条龙,而他已经飞到了我一辈子也到不了的地方,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也不可能告诉他我一点也不在乎他是什么。可娜里亚说她会找到你,不管你在哪儿,不管要花多少时间……所以,我只好开始计划――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去冒险嘛。”…

伊斯咬着骨头瞪他――这人一定要在这种时候说这个吗?!他又没有要抱怨娜里亚的意思!

他默默地把手里另一根小羊腿递给了埃德。而埃德笑出的白牙让他简直要怀疑他刚刚是故意的。

“伊斯?”钻进帐篷的斯科特惊喜又揶揄地问,“娜里亚肯放你出来了吗?我以为她会喂到你走不动路为止。”

“他逃出来的。”埃德含含糊糊地代伊斯回答。

“我没有逃!”伊斯怒道。

斯科特笑而不语。

“凯勒布瑞恩没跟你一起回来?”埃德问道,“他又消失了吗?”

他对这个有点心理阴影。

“他在晒月亮。”斯科特通常如此形容凯勒布瑞恩在月光下发呆的样子。

伊斯嗤笑一声:“他都快晒褪色了。”

斯科特皱眉:“别这样。伊斯,我知道他看起来很冷淡……但他比你愿意相信的更关心你。”

埃德点头表示赞同:“我觉得他喜欢你。”他还记得半精灵看着沉睡的伊斯时突然温柔得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的神情。

“才怪!”伊斯气呼呼地说,“他讨厌我……从我小时候开始!”

斯科特笑着摇了摇头,不再理会这孩子气的指责。

“我今晚可以待在这儿吗?”隔了一阵儿,伊斯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那边帐篷里有两个女孩儿呢。”

“可你才七岁,有什么好在意的?”埃德脱口道。

“我跟你一样大!”伊斯气恼地吼着,用七岁小孩不可能有的力量把埃德掀翻在地,压了上去,“再说一次试试!别以为我忘了你揪过我的脸!”

他忘了他只有七岁小孩的体重,埃德轻易从他的压制下挣脱,大笑着逃走。还没站稳就被伊斯拉住脚腕,再一次拖倒。但无论以怎样狼狈的姿势倒地,埃德都高举着他还没有啃完的小羊腿。

“认输!我认输!”埃德大叫,一点也不以输给一个小男孩为耻。

伊斯放开他,爬了起来,脸上带着无法抑制的笑容。却又突然想起凯勒布瑞恩的话,猛地一阵心慌。

也许半精灵并没有说错。他喜欢这样,被亲人照顾,和朋友打闹,知道自己不会一时失控就能置人于死地……

他喜欢这样平常的生活。那却是一条巨龙永远也不可能得到的东西。

曲靖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扬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黄冈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曲靖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扬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