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极灵混沌决第1807章五律音诀

2020-01-26 19:14: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极灵混沌决 第1807章 五律音诀!

“喝啊!”

就在箫玉筝震撼之际,徐天青蓦然狂啸一声,重足轰踏,冲击席卷,整个人化为光炮直接冲向了她!

“好快……”

看着瞬间充斥视线的玄鳞巨影,箫玉筝暗暗心惊,好在战前便已做好了充足的信息准备,知晓龟灵宗的速度只会因为巨大化的身体变得更加迅猛,惊讶的神情顷刻恢复平静,而一早便压在筝弦上的五指继续施压,就在徐天青掠至身前的那一霎那,素指抽拨,沉声道,“宫。”

话音落下,伴随一声低沉而又亢长的筝鸣,五道波幅柔和的水属性音波稳稳的砸在了他的身上!震动嗡鸣,这五道水属性音波竟如无形屏障一般将徐天青的惊天冲势彻底抵消。

“呃……!”

加持着巨大惯性的冲力被卸,反馈给身体的不协调感顿时让他陷入了短暂的僵直!尽管这个‘短暂’只能用刹那来形容,可在强者眼中,刹那即永恒!

“羽。”

素手瞬拨,又是五道音波飞出,夹杂着刺耳的尖啸嗡鸣,重重的砸在了徐天青的脸上,在一阵清脆的利刃碰撞声中徐天青的身影倒出去。

“……”

一招结束,全场沉默,谁都知道两强相争胜负绝不会在这一回合确定,但徐天青如此惊人的快攻就这样被箫玉筝轻而易举的化解还是让他们反应不过来。那可是龟灵宗,体魄力量至强的龟灵宗,如此威能的冲击即便是同等级的土属性武者都不会去接,更何况是一名柔弱女子!可结果呢?她不但正面去接了,还接的毫发未伤!一时间,听雨阁这个在世人眼中‘依靠裙带关系’才走到这个高度的势力彻底发生了剧变!

“天青的攻击竟然被瓦解了……”

龟灵宗高台,刚才出声质疑徐绍辉的男子皱着眉头说道,然而片刻过去并没有人接他的话,疑惑中男子扭头看向徐绍辉,却惊讶的发现徐绍辉的表情比他还要凝重,这就怪了,战斗才刚开始,只是一招劣势,少主为什么会露出这种表情?

暗自警惕,男子再次将视线挪回了战场,此时,倒飞了数十米的徐天青已经止住了退势。

下意识的探手抚了抚被音波砸中的脸颊,结果发现连划痕都没有留下,没有伤痕的打脸,那与抽耳光有什么区别?

“啧!”

徐天青不悦的啧了一声,再次抬起充斥不满情绪的双眼,锁定亭立远处的箫玉筝后心念百转。

原本他那一击快攻就是为了逼出听雨阁的精神力,可是对方似乎并没有使用它的想法。

“是看不起我么?”

自语一句,徐天青再次迈出弓步,重足踏空,横出坚硬的玄鳞盾朝着箫玉筝爆射了出去,他不能让对方有这个想法,之所以能够让他这个实战经验匮乏的新人进入战场,凭借的便是他与生俱来的强大精神力,如果他不能利用这个类似抗体的特性击败半数以上的听雨阁参战者,那他的价值就等于无!

“神盾冲击!!”

厉啸声起,徐天青的身体仿佛山岳一般压了过来,这一次的冲击威能比之刚才强了何止一倍,感受到这强大的压迫感,飞速的拨出三道低沉的音波,交叠着冲向了徐天青!

“嘭!”

没有意外,这次冲势又一次被音波阻挡了下来,可是就在外界之人准备咧嘴称赞时,徐天青那成突进势的身形蓦然回转,巨臂回缩,大喝一声道,“不要小看我!!给我破!!”

“轰!”

巨炮轰动,三道叠加了宫字诀音波的音盾瓦解溃散,巨大的拳劲冲击犹如元力炮般轰向了正要再次拨动羽字诀的箫玉筝!

“呀!”听雨阁高台,四人齐声惊喊。

琴殇轻笑道,“妹妹们别激动,玉筝的五律音诀可没那么简单。”

“角!”

瞳孔一缩,箫玉筝临危不乱,只见她翻手间横过白玉古筝,五指轻点,一道温和却又不显亢长的促音弹出,就是这道促音的出现,五道近乎虚幻透明的光影突然间自战场的五个方位浮出。于此同时,徐天青的拳劲冲击已然贯穿了箫玉筝的身体。

“轰!”

屏障震荡,轰鸣震耳,可是目光注视在箫玉筝身上的众人却一脸茫然,当然,这其中自然包含了徐天青!因为在他们眼里,箫玉筝的身影如同焚尽的的纸张一样风化消散,而在距离徐天青千米之外的地方,凝实状的箫玉筝正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

“分身?”

“五律音诀,羽。”

不给徐天青惊疑的机会,箫玉筝锁定徐天青的后颈便是一道羽字诀的音波,火星迸发,在清脆的锵鸣声中,徐天青的身形被砸的前倾而出。

“五律音诀,商。”

素手再拨,一道五律音诀再度飞出,只是这道与目前展现的又有不同,而最大的区别就是它的作用——音缚!

“嗡!”

浑厚的音波砸中徐天青,与羽字诀的战击,宫字决的抵御不同,这道音诀的作用竟是控制,而它的效果,竟与水缚术有着异曲同工的地方。

“是五律音诀,徵(zhi第三声)。”

“叮!”

不再出现叠音拨弦,这次的声音竟然只是一道轻吟的泛音,如果是往常,这道声音着实会让人沁心,可是现在,这道声音和它产生的结果简直就是巨大的反差!因为承接着它的出现,一声巨大的音爆自徐天青的身上扩散,而成就它的载体,就是那道束缚住徐天青的音缚!

“嘣!”

沉闷的爆发让战场掀起了阵阵气浪,在这阵阵气浪中,徐天青的身体被高高抛起接着又缓缓落下,无数双眼睛牢牢的盯着他,似乎想从某处细节看到这轮攻势的结果,却不知当他们看向徐天青的脸时,一抹狰狞的咧笑清晰的印入了眼帘。

“嘿!就这点威力?连我的鳞片都伤不到!”

翻身而起,徐天青闪身再度冲向了箫玉筝!

“五律音诀,角。”

有了刚才的经历,箫玉筝再也没有那般被动,注意到徐天青汹汹而来,箫玉筝直接弹出了角字诀,四影浮现再消失,箫玉筝的身影再度换位!

“既然如此,那我争取伤你一片鳞片好了。”

笑着说罢,单手拨弦的箫玉筝的抽出了另外一只手,修长的十指律动,白玉古筝再次响了起来,只是这一次,她的古筝不再只发出单一的叠音,而是谱写成了曲子,它时若高山流水,时若溪流湍湍,高山流水时,轰鸣宛如擂鼓节奏跌宕;溪水湍湍时,锵鸣如同编钟与之交响,不过片刻,这场比斗的关注点已经发生了变化。

因为根本不需要刻意去推测这场战斗的过程和结果,他们便已随着箫玉筝不断置换的身位进入了这场战斗之中,不过当这首曲目历经一个小时终要迎来完结时,一声不和适宜的嘣响惊醒了在场的所有人。

“……”

俯视着缺了一根筝弦的白玉古筝,箫玉筝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感慨道,“还以为这次能够完美落幕呢。”

说着,箫玉筝轻缓的抱起自己的白玉古筝,转身朝万仙霖道,“万前辈,这场战斗我弃权。”

丢下这句话,箫玉筝慢慢的飞向听雨阁的高台,只是在她飞到某一高度时,一个刚刚爆炸烟尘中显露的身影转移了所有人的视线,正是徐天青,而这时的他再也不复先前的淡定,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恐惧,至于原因不为别的,只因原本覆盖在他身上的坚固玄鳞此时此刻竟没有一片是完好的。

沅陵县人民医院
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男科医院
烟台公立牛皮癣医院
湖北正规治疗白斑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