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能源消费总量控制稳步推进

2019-10-09 17:48: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在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七月表示“我国能源消费总量增长过快,必须把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摆在突出的位置”之后,近日,据《中国能源报》记者了解,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的目标分解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一位接近国家发改委的人士对记者表示:“地方已经就此事和相关部门进行了密切沟通。”

控与不控

一位参与能源消费总量目标分解的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能源消费总量目标分解的难度非常之大,“现在并没有一套可供参考的分解标准,与其盲目去做,还不如不做。”

其实,自能源局提出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后,有关其应不应该实施的争论就一直存在。有专家曾经向本报记者表示,能源消费总量控制“行政色彩太浓”,其合理性较低。“在总量控制的框框下,如果经济发展确实需要那么多能源,那么,国家给了就达不到控制的效果,若不给,又变成了能源短缺。”该专家说。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系统分析研究中心研究员姜克隽则告诉本报记者,能源消费总量控制是合理的。“经济活动需要行政干预。”姜克隽说,“目前国家对能源消费方面的行政干预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能源强度,但能源强度与GDP相挂钩,计算起来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二是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其实‘十一五’期间,一些省份内部已经开始进行总量控制了。从可行性上来说,总量控制比能源强度更好。”

据了解,我国煤炭人均剩余可采储量仅为世界人均水平的60%,石油、天然气人均占有量也只是世界人均水平的6.2%和6.7%。而在去年我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中,其中12%是由进口支撑的。我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55%,天然气依存度已经超过16%,煤炭已经是净进口。

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周大地分析称,按当前的经济增长速度,到2020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将达到79亿吨标煤,而到2030年将达到186亿吨标煤,是目前世界能源消费总量的117%。“能源消费总量目标是能源强度目标的必要补充。如果再不调整,目前这套‘大跃进’式的发展方式将不能得以抑制。”周大地说。

总量控制:艰难中前行

国家能源局规划司规划处处长何永健曾表示,“十二五”期间,能源消费总量将控制在41亿吨标煤。这与地方上报的数据加和得出的50亿吨相比,少了9亿吨。

周大地表示,总量目标与节能率和GDP增速密切相关:GDP增速每提高1个百分点,节能率就要求上升3个百分点以上。如果总量目标控制在40亿吨标准煤,那么到2015年,平均GDP增速8%,节能率16%是可以达到的。

然而,与此相对的是,多个省市仍然抛出了雄心勃勃的GDP增长计划。从目前已经公开的省(市区)党委关于“十二五”规划的《建议》来看,只有北京、浙江、山东3个省市和中央一致,弱化了经济增长指标;河北等8个省(市区)仍追求10%以上的高增长;天津等16个省(市区)追求12%以上的增长率;福建等7个省(市区)甚至提出了翻一番的目标。

“这就是矛盾。”姜克隽告诉本报记者,“此次在总量目标提出之前,我们还专门研究了GDP的情况。我们对水泥、钢铁等高耗能工业进行了调查,发现现在很多高耗能产品的产量基本都已经进入峰值区,即它们现有的产量可以满足大规模建设的需要。那么,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让GDP着力点落在其它非高耗能的行业上,这样,总量目标实现起来就相对容易一些。”

目标提出来了,首先面临的就是分解的问题。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告诉本报记者:“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将对我国经济社会产生重大影响,它将影响GDP增长速度、能源结构、能源价格、GDP产业结构,乃至耗能产业迁移。”由此,各地对此都十分重视。而参与能源消费总量目标分解的人士则告诉记者:“现在正在下分指标,但就这个指标的问题,地方和中央博弈得非常厉害,各省都希望自己能多分一点。”

“可以肯定的是,国家在分配总量目标时不会一刀切,而是根据各地的实际情况来制定,比如东部收紧一些,西部适当放松一些。”中国节能协会节能服务产业委员会主任沈龙海告诉本报记者。

即使目标确定、任务已从中央到地方层层分解,总量控制具体怎么执行也是一个难题。“现在在节能指标的基础上,再要求地方政府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实际上是直接控制地方的GDP增长速度,可以说地方控制能源总量的动力是很少的。”林伯强说。

据林伯强介绍,“十一五”末,各级政府为完成节能减排目标,采用拉闸限电,强制性减少能源使用,给企业生产和居民生活带来了不便。如何将节能手段与能源消费总量控制有效结合,也是完成能源消费总量控制的关键。“如果控制不得当,‘十二五’末就极有可能出现总量目标冲刺的现象。”他说。

地方亟需转变发展观念

为控制能源消费总量,专家们都强调通过调整产业结构和优化产业布局来提高能源效率,包括更加注重技术进步、强化管理和能源综合利用,从而控制高耗能产业发展和淘汰落后产能,减少经济增长对能源需求的压力。

“有的地方报指标时报得很大,在分解指标时也是往多处争取。比如某些省份未来五年可能需要1.5亿吨标准煤,但在分解指标时,它坚称需要2亿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多出来的怎么办?我担心它们会继续给予高耗能优惠政策,从而拉大GDP。”

“地方应该调整心态,积极去认识经济结构调整的好处。”姜克隽说,“目前北京在这方面就做得很好。”据了解,今年5月,北京市发改委发布《2011北京能源工作要点》,提出北京市今年将在区(县)、部分重点行业实行能源消费总量控制。

“目前服务业在北京经济结构中所占的比重迅速上升,工业已经呈现下降的趋势,现在北京留下的工业项目基本都是城市工业,比如食品。”姜克隽说,“希望北京的发展模式能给目前仍坚持以工业为主的城市一些好的启示。”

此外,姜克隽还建议国家科学制定总量控制评价体系。“在评价总量目标完成与否的同时,更应该注重其努力的过程,比如采取了什么措施,分别达到了什么效果。”姜克隽说。

林伯强则是建议每年对各地能源总量控制的情况进行检查,“这样能尽量避免出现像‘十一五’末节能减排的那种突击式状况。”林伯强说。

郑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菏泽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遂宁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郑州治疗阴道炎医院
湖州好的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